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忧草

希望有一份宁静,期盼有一种放飞……

 
 
 

日志

 
 

七彩梦(二十六)  

2016-09-20 17:40:56|  分类: 小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的太阳如期升起,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冰凌屋檐倒挂如柱,白雪房顶积压银亮。粉妆玉砌的世界,寒彻透骨。默妍感觉自己如入童话仙境一般,整个人顿时睡意全无,想着和坤轩的约定“北大桥不见不散!”,她赶紧洗漱吃饭。妈妈柴云看着女儿匆匆忙忙的样子问道:“今天怎么不让我喊就这样快呀?”

“妈妈,我今天有事情要出门。我们约好的,要去老大家拜年。您可千万不要阻拦呀?”默妍一边摇着妈妈,一边满嘴泡沫地说道。

“我能拦得住人,还能拦得住心吗?既然拦不住心,那不如成人之美了!”柴云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心肝宝贝。心想,孩子,你那点小心思,怎么可以逃过我这饱经风雨的眼睛呀!女儿大了,有了心事……只盼孩子能够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柴云忍不住长叹一声。

“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感觉女大不中留呀!”

“妈妈,看你想哪里去了……我不理你了。走了……”默妍一边笑着,一边跑出了家门。

柴云静静地站在贴着新春联的大门口,看着身着一件翠绿色大衣的女儿轻松愉快的背影,她的心中百味皆有。女人的一生,谈何容易呀!心中明白,嘴上不说的柴云为了家,付出了多少是无可估量的。

默妍怀着愉快的心情走在街上,家家户户新帖的春联,高悬的灯笼,让这个冰雪覆盖的早上更加清新舒畅。雪白的世界,大红的春联,构成一幅幅年景图。手提两瓶“中华玉泉”牌酒的她逆着呼呼的北方,一路朝北,艰难前行。

走过了雪白灯红的大街后,来到了西边的史河边。河面冰封,积雪覆盖。河两岸琼枝玉树,草木皆白。风舞雪落,片片飞扬。一路上行人寥寥,过客稀少。只有这个年仅19岁的少女怀揣着如春心事,萌发着懵懂纯情,在这个银银白雪,冷冷冰冻的早上如约而行!

本来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她足足走了一个小时终于来到那座桥栏因为年久失修,后来又被过往车辆撞飞的石桥边。这就是传说中的北大桥。一座连接河南省固始县和安徽省霍邱县的石桥。可是桥边空无人迹,积雪覆盖整个桥面,居然无人先行,她是最早到桥边的人!

冒着寒风,立于桥边。心中多少有点着急,为什么他还没有到来呢?看着东方,除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洁白之外,毫无人迹。

当时的默妍短发齐耳,微微显胖。娇艳欲滴的脸庞经过寒风的侵袭,更显得艳若桃花,美如牡丹。一身翠绿色的羊毛大衣,一双黑色的坡跟皮鞋,立于风中,侧目东望。

北大桥的东边是一片水域,静静的池塘水面如镜。塘边柳枝细长,随风舞动。枯草低矮,掩埋雪中。时间静静地流逝而去,默妍开始有点焦急了。她没有埋怨坤轩迟到的意思,只是担心坤轩没有闹钟,不知起床。

突然,在静止不动的画面中,有一个人在田间地头翻越而来。画面开始很模糊,后来慢慢清晰。默妍心中期待,希望这个翻坡越埂的人就是坤轩。随着人慢慢临近,默妍终于彻底看清,这个朝她奔来的男孩,正是自己分秒思念,梦牵魂绕的坤轩呀!看着心仪的男孩就这样一路朝着自己慢慢奔来,只见他时而摔倒在地,时而手持雪团朝着前方扔去,时而挥手朝着自己大声呼叫……这一刻,在默妍的记忆里定格成一幅幅恒久不变的画面。每次想起,她都会热泪盈眶,心潮起伏。青春的主题曲就是如此,那些一起走过的路途,一起看过的风景,经过岁月的积淀,就真的成为一首首无需千锤百炼就能够让人心旌摇动,感念百生的诗篇!

终于这个她期待已久的男孩出现在默妍的面前!

“我迟到了……”坤轩看着默妍不好意思地说着。“你等了很久了吗?冷不冷?”

“不久,不冷。”默妍看着坤轩那张英气逼人的脸庞,一时之间不知所云。

“东西我来提,小心点,马上下坡,路上很滑。你扶着我吧!”坤轩提示着默妍。

“我才不要扶你呢?看看你浑身上下,全是泥水。感觉扶着你更不安全,我还是自力更生为妙。”默妍调侃着坤轩。

“你不知道,乡下的路有多难走。我看着你站在桥上等我,心中一急,就快跑过来,结果就不停地摔倒,变成这样了……还不是因为你呀?”

默妍浅笑不语,顺势把手里的准备送给刘龙父母的礼物递给了坤轩。坤轩的手碰到了默妍冰凉彻骨的手。“你的手怎么这样凉?都是我不好,让你久等,把你冻坏了……”

“没事的……”默妍看着坤轩着急,心中既温暖又幸福。

两个人踏着洁白的雪路,一步步慢慢向前。终于来到了老大刘龙的家中。刘龙家住闸口村,距离史河岸边很近。家四围是水,中间三间大房,旁边两间小房。家中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一个姐姐,两个妹妹。三女一男,刘龙成了家里的所有人都宠着的小王子。虽是生在穷乡僻壤,可是能够有的吃物玩具,应有尽有。

还没有来到家里,刘龙家的大黄狗已经大声宣告家中来客。默妍一听狗叫,看着飞奔过来的大黄狗,吓得赶紧躲到坤轩的后面。坤轩此时此刻,真是有了大显男儿本色的机会。他横立在默妍面前,直视大黄狗,对着它大呼小叫。狗就喜欢欺软怕硬,看着坤轩威武过头,也就不敢继续前行,只能够远远地龇牙狂叫,作势吓人。刘龙听到狗叫,也就赶紧飞奔而出,随着主人大声呵斥,大黄狗也就乖乖退出迎接队伍。

“就知道是你们两位了。大家都到齐了,两个大懒王”

“他是懒王,我可不是。要不是等他,我早就到了。”

“那谁让你等他的,他无收无管,自由散漫惯了。”

默妍见坤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不知道如何回答刘龙的话。就算是一腔心事,又怎能够随便吐露呢……

“龙哥,你不是说其他人都到了吗?为什么都没有出来呢?”

“傻丫头,那些人都在打麻将呢?哪有时间出来接你们。他们还说让大黄狗接你们最好呢?”刘龙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说道。

“这些个没良心的,居然这样蛇蝎心肠。我还天天好吃好喝地伺候他们呢!”默妍气狠狠地说道。

来到堂屋,只见陈兴华兴高采烈正在牌场上大呼小叫呢?王道德眉飞色舞,何家中笑容满面,郑启明着手马牌……几个人各行其是,没有人理睬他们两个。

“今天怎么了?一个个居然没有看到本姑娘驾到吗?”

“何家中,该你出牌了。你发什么愣呀?”陈兴华看也不看默妍一眼,继续朝着牌桌兴趣正浓呢!

“正在研究,出什么合适。看来你即将赢了。”“告诉你哦,这一牌不仅我已经胜券在握了,而且道德好像也已经停牌很久了。我们都在等着你手中的那一张呢!”

“看来兄弟几个玩兴正浓,我们去看看厨房做饭的伯父伯母吧。”坤轩拉着默妍去了厨房。

刘龙的爸爸刘大勇当时年仅四十,个头不高,稍微显胖,正是生强力壮的时候。而刘龙的妈妈徐梅则稍显苍老,个子矮小,身形瘦弱。两个人一个灶上忙着做菜,一个炉前忙着烧火,忙的不亦乐乎。

“叔叔阿姨,给你们拜年了!”坤轩大声说道。

“孩子呀!你们来玩就是了,还带什么东西呀!太客气了。龙子,快带他们去堂屋玩吧,厨房乱七八糟的……”徐梅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丫头一年不见,越来越漂亮了,听龙子说你们两个最有出息,都到外地上学了。我们家龙子从去年毕业就在家务农了……”

“阿姨,您说什么呢!龙哥永远都是我们的大哥。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兄弟姐妹。”默妍一把拉过徐梅的手说道。

“这姑娘真懂事呀!龙子,快把他们带到堂屋去吧!”

坤轩默妍再次回到那群在牌桌上叱咤风云的人丛中……这些人一个个故意对迟到的坤轩默妍不理不睬。默妍坤轩也故意不睬这些坏家伙,两个有说有笑地进入了刘龙的房间……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