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忧草

希望有一份宁静,期盼有一种放飞……

 
 
 

日志

 
 

七彩梦  

2016-08-02 09:41:03|  分类: 小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彩梦 - 无忧草 - 无忧草

 

二十二

这天早上特别忙碌,从坤轩放下碗筷开始,榨油打面的人源源不断,络绎不绝。王默妍和罗坤轩两个人忙的在大冬天都汗流浃背,身上厚重的衣服都脱下来了,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衬衣。

10点左右,刘龙,陈兴华,何家中等同学也从四面八方来到默妍的家中。大家一边忙碌,一边抽空说笑,其实也是挺开心的。同学一起学习榨油,打面,一个个不是变成了白鼻子猫,就是刚刚偷完油的耗子。大家相互取笑,笑声不断。开始的时候,身上是自己不小心搞上的面粉或者油渍,后来就是相互攻击,你抹我一把面粉,我滴你几滴油渍。所有的人都“在劫难逃”,每个人都面目全非。

正在大家笑声不断,乐此不疲的时候。突然间牛君坡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他是一个清瘦俊朗的男生。年龄比默妍坤轩这群同学稍稍大点。个头细高,眉清目秀。标准的国字脸上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走路的时候如踏清风,似踩流云,有点轻飘飘欲飞天的感觉。

他往门口一站的时候,不管是手握面粉准备出击的,还是指头蘸油准备攻击的,一瞬间都停了下来。几个男生走过来和他打招呼。罗坤轩也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所有的人都知道,牛君坡对王默妍的那份执着。比默妍高两届的牛君坡为人厚道,两个人的相逢应该从三年前的春天说起。默妍初中最好的朋友是自己的小表姨章佳华。说是表姨,其实大家都直呼其名。因为年龄相当,又是同学,两个人好的割头换颈,永远做朋友的誓言漫天飞舞,一不小心掉下来就会砸的行人头破血流。

章佳华是默妍妈妈姑姑的孩子,有了这层亲戚关系,默妍成了章佳华家的常客。门槛被她踢破无数,碗也吃打了多枚。回忆起来都是笑料,因为害怕分开,暑假的时候,两个经常就你家待一个星期,她家待一个星期的过着。其实两家相聚不到三里地,可是就这样也不行,必须时刻相见,才能够缓解被分离的痛苦。

记得那时候,一放暑假,默妍就会收拾东西,跑到街东头章佳华家去,住的时间久了不敢一个人回家,害怕脾气火爆的妈妈狠揍屁股,于是就和小姑姥好好商量。“小姑姥,让华子去我家吧!她去了我才不会挨揍。您应该知道我妈妈那脾气的。”默妍一边摇晃着仅比自己妈妈打四岁的小姑姥的手臂,一边哼哼唧唧,没完没了地述说着自己的苦痛担忧。

“好!反正暑假期间,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华子,你就去吧,就算把你留在家里,也是心不在焉,不会高兴的。我还不知道你们那点小心思。就像当初我和默妍妈妈一样,一分一秒都不想分开……”小姑姥一边说着,一边陷入无边的回忆。

默妍趁势拉着章佳华,两个飞奔回家,一路笑声不断,纷纷逃逸。要是可以,默妍想永远留住那时候的光阴,让自己永远停在14岁的模样。稍显消瘦,眼神清澈,对世界上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又娇羞如花。

那个春天的周末,王默妍和以往一样,趁着爸爸妈妈外出种地的时候,偷偷潜入章佳华家里。两个人正在房间里闲话陈雪华秦汉版本的《几度夕阳红》时,外面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默妍性急,跑去开门。一脸傻笑的默妍打开门的一瞬间,看到了高出自己一个头颅的牛君坡。他也一脸笑意地盯着默妍,两个人四目相对,顿时无语无言。虽然两个人从未谋面,但不知道为什么,那时那地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因为那双眼睛,还是因为前世的情结,都不得而知。

“谁呀!”羞涩的默妍在华子的叫声中幡然醒悟,赶快逃脱。

“我不认得,你自己去看看吧。”回到房间的默妍对华子说道。

“华子,你哥哥章佳友在家吗?我来找他玩呢?”牛君坡在房门外说道。

“哦,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牛君坡大哥呀!我哥哥在后面的菜地里,你自己过去找他吧”华子走出来和牛君坡说道。

等那个清瘦的身影飘走后,默妍问答“他是谁呀!”

“他是我哥哥的好朋友牛君坡。他人非常好,老实厚道,比我们高两届。你怎么可能认识他呢?你是不是觉得他挺英俊的?小丫头是不是春心荡漾,思春不断了?果然女大不中留呀!”章佳华一边说笑一边看着默妍。

“你瞎说什么呀?我只是好奇而已。问一下都不行吗?”

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在章佳华家吃饭。小姑姥和小姑老爷非常客气,对牛君坡大赞出口,整顿饭默妍都埋头吃饭,不肯多言。而本来就话不多,言语少的牛君坡则一直面红耳赤。他时而抬起头,默默地看着默妍,时而一言不发,“勤恳工作”。

后来,他们经常见面,但是从未多言半语过。默妍依旧过着“不学无术”的日子,整天和章佳华两个人高声谈着电视剧里的那些知名演员的是是非非。

有一天默妍回家放下书包的时候,听到婶婶在妈妈的房间里说着自己的名字。于是就轻手轻脚地走过来侧耳偷听。

“柴云,恭喜你呀。默妍被牛君坡家看中了。这孩子人品厚道,长相俊朗。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孩子,最重要的还是他的家庭殷实,孩子过去不会受苦。你怎么说呢?”

“我不会给孩子乱当家的。一定要让她自己看中才行。现在她才上初二,等初中毕业再说吧。牛君坡今年已经考上学了,到时候我家默妍要是考不上省得退亲麻烦……”

“也行,人家孩子现在说这话的原因是不管默妍一年半后能不能考上学,他都会和这丫头在一起的。他就是担心你们会有这样的想法,所以让我过来提亲的。”

听到这里,默妍小心翼翼地移开脚步,回到房间。那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颅的大男孩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清晰可辨,挥去再来。一个人对自己如此喜欢,让情窦初开的她感动不已,只是自己的心中却藏着另一个人——罗坤轩。这一夜,她就带着被别人喜欢的感动和喜欢别人的心动辗转难眠。

初三那年的元旦,默妍收到了第一封信居然是牛君坡的。信封里放着一张装着一片枫叶的过塑明信片。明信片上还有一行清晰可变的字“小小枫叶一片小”。然后就是牛君坡的那封清秀的字“我喜欢你,害怕等你明年考上再说你以为我功利,不管你明年能不能考上,我都会再原地等你,远不离开……”这封信是默妍收到的第一封真正的情书。她没有回信,但是心中满是感动,因为有这样一位人品极佳,英俊帅气的男孩对自己情有独钟,她怀揣着这份感动,度过了她人生中的1995年的元旦。

回忆戛然而止,现在面对牛君坡的再次出现,她知道应该是自己快刀斩乱麻的时候了。有些时候,不能够是是而非,模棱两可,不然不仅伤害自己,也会伤害别人。

牛君坡对默妍的喜欢,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寒暄过后,大家就像水蒸气一样,慢慢蒸发不见了。牛君坡悄悄地来到默妍的面前,依旧是以前的模样,笑眯眯的双眼,标准的国字脸,细高的身段,好像这两年下来,人一点都没有改变。

“你好像长胖了一点,不过依旧很漂亮。”他看着默妍说的“你要是对我没有意见,我想找人把亲事定下来,好不好?”

“不好,因为我不喜欢你。我不能骗你,也不能骗自己。我们可以做朋友,将来也许是同事,但是……你懂得。”

牛君坡是怎么离开的默妍不记得了,只记得他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顿失光彩全无,神采飞扬的面庞刹那灵气顿消。后来每次默妍想到此事的时候,都有一种心痛,感觉自己的残忍让一个喜欢自己的人饱受折磨,可是面对自己的内心,她只能够如此决绝。否则就是害人害己。

罗坤轩默默地注视着从房间走出来的王默妍,那双眼睛中写着关切,盛着问候。其实聪明的他应该从失魂落魄一言不发的牛君坡身上看出两人“谈判”的结果,但是人在感情面前不管多么聪明过人,精明出众,有些时候都显得愚钝不堪,可笑之极。

“我拒绝他了,放心吧……”默妍轻轻一笑,稍显勉强,但是还是把这一丝笑意留给了坤轩。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坤轩明显喜上眉梢,神采飞扬,但是还是嘴巴强硬,装出事不关己的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