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忧草

希望有一份宁静,期盼有一种放飞……

 
 
 

日志

 
 

七彩梦(十九)  

2016-07-01 10:07:15|  分类: 小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彩梦(十九) - 无忧草 - 无忧草

 

夜很深,睁开眼睛的默妍又陷入了无边的恐惧中,梦里的人笑声还在耳边荡漾,可是现实却是伸手不见五指,黑得落入死穴。她忍不住按下点灯的开关,瞬间房间里的一切都清晰可辨:整洁的茶几,干净的餐桌,蕙兰开得正旺,百合也在吐香,水仙刚刚吐蕊……再也睡不着的她开始想念,居然想得是陈梦晗!那个微微显胖,大大眼睛,鼻梁一道浅浅伤痕的大男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默妍的脑海中居然浸入了这个男孩的身影,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却还是在恐怖袭来,孤独无依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想到这个家伙。默妍忍不住摇摇头,对自己说“你怎么也变傻了呢?他只是一个梦里的人儿,他对你好,是你自己渴望有一个这样的男人对你关怀备至罢了”

现实生活中找不到一个能够善待自己的男人,那就到梦里去追寻吧!默妍心知肚明,陈梦晗是她自己看过《三体》后给自己创造的恋人,但是还是不由自主地深切怀念……也许正是自己创设的,所以才会对自己无微不至。

想到这个男人尖尖的小虎牙,大大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声音爽朗,大如响雷。在默妍生气的时候,他会沉默不言,默默相伴。他静静地坐在火炉边,一动不动,直到默妍从悲伤中悄悄走出,他才会回眸对默妍灿烂一笑,又开始了一段不着边际的胡言乱语。他的语言虽然没有什么优美词汇,华丽篇章,可是滑稽可笑,再加上他的眼神,手势,就像一个演员在舞台上演出一段动人心魄,让人开怀的歌舞剧。

他总是在默妍最无助最悲伤的时候,笑眯眯地走出来,要么抚摸她的秀发,漏齿一笑;要么轻声叹息,然后拉起她的手,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走在地北天南,纵横交错的路上。此人虽然只在梦中出现,可是从此以后,梦不再荒凉,心不会恐惧的感觉也是让人欣喜不已的。想到这里,默妍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陈梦晗!”她知道,他应该可以听见,而且还会心花怒放,想到这些,恐惧消失,笑意浮面。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神采飞扬了。

她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再次卧在沙发的一角,摊开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因为懂得 所以慈悲》默默地打发着梦醒过后,无法睡去的失眠时光。张爱玲这位民国才女的横世才华和不幸遭遇让她泪流满面,白落梅诗意笔触,落梅情怀让这本书更显得落尘不染,出淤不污。每一个字都有孑然独立的风骨,每一个句子都隽永轻灵,喜欢读这样的文字,更喜欢和这两位才女进行灵魂交汇的感觉。

轻轻地合上书,想着自己的故事。不由得泪流满面,失声痛哭。青葱岁月,烟事不知的年龄让她不断回味,再次袭来。那一夜的深谈了解,注定了这一生的无法翻转。不管是喜是悲,好像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无数人质疑过她,为什么对罗坤轩如此的情深痴迷,爱如珍宝,一再宽容,反复退让……她的回答都是不得而知。如果能够说出为什么会喜欢一个人的话,那应该不是爱情。

只有那一刹那的灵魂交汇,让人感觉到火花四射,整个天地万物都不在自己的视线中,你的眼中除了他之外,再无他物,你的耳朵除了听到他的声音外,再无他声。你愿意为他肝脑涂地,永不后悔,你愿意远远地看着他春风满面,听着他幸福的消息缓缓传来,这就是爱情吧……

那一夜……

晚饭过后,陈兴华,何家中,刘龙等要打麻将,反正家里没有大人,孩子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胡作非为也没有任何人出面干涉,于是这群人果然成了害人之马,麻将的声音响彻震天,笑声雷动。农村的深夜,人们喜欢熄灯上床,早早入睡,可是这响声真是让人忍无可忍,终于有邻居敲门质疑,让他们稍稍收敛。

王默妍收拾完碗筷,就来到打麻将的一群人中间。“家里有很多花生,你们想吃吗?”

“当然想吃,打着麻将,吃着花生,真是神仙生活。感谢姐姐想得周到,快快端来我们受用。”陈兴华一边摸着麻将,一边嘻嘻哈哈地说着。

“你什么时候学得文绉绉的了,上学的时候考试成绩都在30分左右徘徊,今天居然这样文艺?”刘龙故意诋毁他。

“哥哥,你怎么忘了呢?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电视可以教我吗?<西游记>正在热播。说你笨吗?其实你很聪明的,说你聪明,连我的台词从哪里学到的都不知道……”他手摸着麻将,嘴巴滔滔不绝,脑袋摇得像波浪鼓。

“姐姐,你真是我的福星呀!你看看,你刚刚过来,我就摸个二万,我和了!你们都起来,贴上胡子,不许耍赖哦。姐姐,你给我作证,看着他们,不要他们作弊。”他一边哈哈大笑,乐得开花,一边突然回头问道“姐姐,花生呢?这个时候应该上点心了。你怎么光说不上呀!”

“什么呀!花生还没有炒呢!我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帮助我劈柴,我一个忙不过来。所以过来找你们呀!”默妍说道。

“原来如此,我可正在兴旺之中,不想去炒什么花生。”直言快语的陈兴华大声嚷嚷。

大家都大眼瞪小眼,没有人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计。

在一边看他们打麻将的罗坤轩突然站起来说道“我不喜欢打牌,正闲着无聊,我去帮你。”

默妍听到这里,心跳加快。其实在内心深处,她最希望的就是罗坤轩能够答应和自己一起进入厨房,可是此刻他真的答应了的时候,从来没有和一个男孩子独处一室的默妍,不由得面红耳赤,胸如鹿撞。就连说话都低头掩面,不敢直视这个自己曾经暗恋多日的男孩。

罗坤轩非常能干,他来到厨房后,就找到劈材的斧子,然后把早就准备好的粗大木块竖立地上,抡起斧子,对准木块,用力下去。只听“砰”地一声,木块被劈成两半,接着如此下去,很快,他劈好了一堆小山样的木材。

“我帮你多劈点,叔叔阿姨不在家,你一个女孩子不会做这些蠢笨的活计。”说着罗坤轩再次抡起斧子,源源不断地开始劈柴。

那时候默妍的家中已经没有土灶了,但是默妍的妈妈喜欢用木柴在煤炉里烧水做饭。默妍无法,也只好跟着妈妈一起烧燎。

默妍从坤轩劈好的柴中拿出几块,扔进炉子里,然后点火烧着。她熟练地把花生倒入高压锅里,然后盖上盖子,把高压锅放在火炉上,开始颠炒。她一边用力端起高压锅,一边看着罗坤轩。虽是隆冬腊月,可是他头上明显出现了细密的汗珠。于是她跑过去,夺下他手中的斧子说道“今天到此为止,你以后可以过来帮忙,不是只有今晚呀!”

她突然明白,自己这是想让他经常过来的意思,于是脸更红了,心跳更快。她能够听到自己快速跳动的心好像要从胸腔中蹦出来似的。

她跑到外面,给罗坤轩拿了一条毛巾,让他擦去额头细汗。自己回到火炉边,继续颠着高压锅里的花生。

坤轩擦完汗后,居然再次回到厨房。他静静地找了一把椅子,坐在默妍对面。他看着默妍说道:“你很能干,和我记忆中的样子判若两人。我以前以为你就是那种柔弱纤细的女孩子,真没有想到你街上人,比我们农村的女孩更能干。”

“哪有你说的这样呀!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地方。只是你还没有发现罢了。”

“你和我接触的女孩不一样。我们学校的女孩一个个都娇滴滴的,故意装出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说话的声音都是捏着嗓门,装出淑女的娇羞。我很不喜欢这样的人。”

“说说你的家人吧?我想听听可以吗?”

“当然了,又不是什么秘密。我出生不久,妈妈就病逝了。我有六位姐姐,她们都识字不多,但是个个朴实能干。对我更是疼爱有加。她们每个人都手头不宽,可是在我身上花钱都是大手大脚,而且好像还相互攀比,从不吝啬。我母亲去世之后,我就跟着伯父伯母一起长大,但是在我15岁那年,病魔再次夺走我伯母。说是伯母,其实我感觉到就是我的母亲。她自己一辈子没有生育,把我视为己出。从来都是先我后己。小时候,姐姐们会因为吃醋欺负我,她就会拿着棍棒追着姐姐打,直到为我‘报仇雪恨’方才罢休……”坤轩一边说着,一边陷入了无边的沉思。“我可以抽支烟吗?”他征询着默妍说道。

“当然可以了,我去给你拿烟过来。”

“不用了,我自己有烟,你不嫌弃即可。我出去抽烟,你不要着急,等我片刻就回来。”

他说完这些的时候,就去了院子里。默妍看着这个在朦胧灯光下默默抽烟的男孩子,心突然被揪住了一般的疼痛。她想着他刚刚说过的让她等他话语,不由得胡思乱想,飘飘欲仙了。这是一种约定,也是一种坦诚。再看着这个身世坎坷,在晃动的灯光下孓孓独立的男孩,默妍决定用有生之年好好保护他,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以前对罗坤轩不了解的默妍,看着穿戴整齐,每天一换新衣的他,只当他家庭富裕,生活幸福,今天才知道原来生活如此困难重重,但是他却又是如此出类拔萃,鹤立鸡群。

“我的大姐罗坤芳整整比我大16岁,我妈妈去世后,家里就由大姐当家。爸爸只是负责种地,赚钱养家,而家里的一切开销就由大姐全权统管。后来大姐出嫁后,比我大12岁的二姐罗坤珍开始管家。二姐能力甚至超过大姐,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井然有序。二姐出嫁后,比我大9岁的三姐罗坤群就不行了。她被比我大5岁的四姐罗坤霞和比我大3岁的五姐罗坤萍合伙欺负,整个家被她们三个搞得乌烟瘴气,乱入麻绳解不开,脏似无人满地尘。”罗坤轩一边回忆,一边喜笑颜开。那是一种沉浸回忆的甜蜜,更是一种对童年生活的追忆。

默妍感同身受。她不知何时,终于抬起头来,直视这个自己深切爱恋的男孩子。两个人四目相对的时候,虽是无言,却胜过万语。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感觉在彼此的心田荡漾,默妍感觉到自己的心和坤轩的心在慢慢靠拢,彼此的灵魂在缓缓接近,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涉足过的领地在她的面前展开,一扇充满彩虹,写满花草的门在朝她开启。她双眸带彩,面庞生辉地朝着这扇全新的门扉走去,心中带着憧憬希冀,脑海携着缱绻眷恋……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