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忧草

希望有一份宁静,期盼有一种放飞……

 
 
 

日志

 
 

盗狗记  

2013-10-28 09:43:47|  分类: 小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冬天,枯草飘飞,村庄凋敝,放眼望去,满眼荒芜。稀稀落落的房舍,像一个个四四方方的火柴盒一样七零八落地摆在一眼枯黄的天地间。女人们,三五成群,在自家门口向阳的地方,为男人和孩子纳着鞋底,“噗嗤”、“噗嗤”地拉扯尼龙线的声音不绝于耳。老人们靠着满是泥巴的墙壁,裹紧身上黑色的大棉袄,看着他们注视太阳的深情,就可知他们对春天的无比向往。只有孩子们,在门口的打谷场上,画好“格子”,手中持着用破碎的碗底或者是酒瓶底做成的圆圆的玩具,投入不同的格子中,嘻嘻哈哈,乐此不疲地蹦来跳去。满村几乎见不到一个壮年男人。整个乡村成了老人、女人和孩子的世界。

好不容易闲下来的男人们都接受党的号召,外出上河堤。男人们带着粪筐、扁担、抱着几件破旧不堪的内衣,顶风冒雪,去向党和人民需要的地方。老人、妇女和孩子被留在家里驻守家园。

那一年,农乡刚刚10岁,爸爸王荣再次去上河堤了。母亲柴云带着三个孩子留守家中。农乡的家西边紧靠石河大堤,东边是抱着村子的自家鱼塘。虽说柴云身强力壮,胆大心细,可是一个女人守着孤村荒园,还有那个大大的鱼塘,心中不免时时发秫。迫于无奈,柴云找来了婆婆陈平为其作伴。两个女人在一起,明显胆大多了。

这天晚上,月明星稀,北风幽幽。太阳下山后,柴云和婆婆就带着三个孩子早早上床,熄灯安歇。睡到半夜,农乡被家中那条大花狗如泣如诉的叫声给吵醒了。这天狗的叫声非常奇特,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大概叫一声,停那么两三秒钟,接着又叫两声。大花狗好像以前还没有在半夜三更这样叫过。今天晚上它是怎么了?农乡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再睡,谁知道,不仅是农乡被吵醒了,奶奶和妈妈柴云也被这不阴不阳,不死不活的狗叫声给吵得不得安宁。农乡看到妈妈柴云皮衣下床,她对和农乡躺在一张床上的奶奶说道:“妈,我起来看看,今天晚上有点诡异。这狗的叫声不对。您也起来,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们两个可以相互照应一下。”奶奶陈平一听,慌忙说道:“放心吧,你去,我这就起来。”说着奶奶也穿上了外面的棉裤和棉袄,起床后和柴云一起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卧房。

柴云轻轻地拉开门闩,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堂屋的大门。她就像一只年轻的母猫一样,无声无息地跳到打谷场的中央。柴云最担心的是会有人来偷自家池塘里养了一两年的肥鱼。她借着外面皎洁的月色,整个家门口尽收眼底。池塘边稀稀拉拉的几个柳树像一个个卫士一样,守卫着被北方吹拂着微微泛起波澜的水塘。月色清透,水面泛银,柴云的目光一点点地扫视着整个家门口的一切。鱼塘没有什么变化。那条大花狗静静地坐在打谷场的正中间,有一声无一声地朝着西边的河堤叫着。柴云顺着狗面对的地方望去,顿时,她感觉到头发一根根竖起,冷汗直流。只见在河堤的凹口出,一个黑乎乎的人蹲在那里。原来大花狗正是对着这个家伙叫着呢!

柴云灵机一动,马上意识到这个人并非是偷鱼贼,而是一个盗狗贼。那时候,农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用来偷盗,只有家养的狗被贩运到城市之后,可以卖上好价钱,而且偷狗也不算什么罪大恶极的罪行,所以有很多人喜欢为之。不知道从哪年开始,每年的冬天,本来养狗防盗的,突然之间狗成了要悉心看护之物了。

柴云明白此人意图后,反而胆量大增。她突然之间破口大骂。果然做贼心虚,听到主人的怒骂后,虽然是一个堂堂的七尺男人,居然也吓得掉头就跑。柴云当时没有多想,看着坏人投降逃跑,她居然带着自家的大花狗乘胜追击。柴云一边叫骂,狗一边狂吠,把那个盗狗贼吓得恨不得脚蹬风火轮,尽快逃离此地。

家中的孩子听到外面的怒骂声,一个个都穿衣下床,奶奶陈平手持门闩,夺门而去。农乡则帮助弟弟和妹妹穿好衣服,拿起早就放在床头的棍棒,来到门外静观其变,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柴云不知不觉追出了一里地左右,来到一个废弃的烧砖头的窑包后,就再也找不到盗狗贼的身影。这里是孩子们喜欢躲猫猫的地方,如今居然成了偷狗贼的藏身之所。柴云真是胆大包天,她居然靠近窑包,还想一鼓作气,抓住盗狗贼。突然她看到了在窑包的附近躺着一条已经被盗狗贼药死的狗。这条狗壮实绝对没法和自家的大花狗比,但是个头却和大花狗相差无几。柴云没有多想,看到这条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狗时,她没有被吓着,反而说道:“自己家的狗没有被偷走,反而捡到一条。”然后背起地上的死狗,就往家里走去。

盗狗贼听到柴云的话后,突然从躲藏的地方直面奔来,他一边走,一边朝着柴云大呼:“柴云,怎么回事?”柴云明白了,原来盗狗贼就是附近人士,本来多少还有点胆怯的她,现在一点也不害怕了,反正他只是个活生生的人,也有脸有鼻子有眼睛,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柴云一边背着死狗骂骂咧咧地往家走,一边为自己的胆大心细而沾沾自喜。后面喊叫的声音距离柴云越来越近,她开始害怕了。柴云知道,那个家伙是来抢她手中的狗,不是来对付她的,可是到手的值钱物件,谁愿意拱手相让呢?柴云心有不甘,可是脚不给力。心越是想腾云驾雾,脚下却越是寸步难行。

眼看着那个高大魁梧的对手距离自己只有十来米的距离了。柴云吓得早就脸色大变,汗如雨下。本能让她不甘丢下那条不费吹灰之力了就得到的死狗。她朝着家的方向大声呼救:“俺妈,你在哪里?快点过来,那个偷狗的家伙居然要来抢我捡到的东西。”

英勇的奶奶陈平早就在等着儿媳妇的一声招呼呢。当时年龄刚刚四十出头的她,枪到马快,美貌依旧。大户小姐出身,识得大字,读过诗书。如今独占街头,裁衣缝补,为人热情,大方。深得四方邻里喜欢。现在临危不惧,只听她大叫一声:“来了!让他偷狗贼过来我看看。家里的人都抄起家伙,赶快出来。”陈平迎面而来,见到儿媳妇后,婆媳两人,一人拽着死狗的一条腿,飞也似的往家跑去。那个盗狗贼听到陈平的话后,心里琢磨着原来柴云还有帮手,刚刚又听到陈平说家里还有人枕戈待旦的,于是就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眼睁睁地看着陈平婆媳把刚刚药死的狗给捡回家去。

柴云和婆婆陈平把死狗丢在自己家的堂屋里,然后把家里的大花狗也叫到屋子里,“扑通”一声关上大门,使劲插上门闩,任你谁来也不会开门。

回到自己家的房子后,一家老少才发现,不知道是因为天冷还是因为吓坏了,一个个抖得仿佛是狂风暴雨中的柳树叶。

陈平朝着三个手持棍棒的孩子说道:“屋里的大将们,武装的非常好。”祖孙三代哈哈大笑,笑声透过那密封的不太严实的门缝飘到了外面被月光照得闪闪发亮的池塘水面上,然后又被水面回击到空旷渺远的整个天地间。

第二天,柴云把狗拉到街上卖了个好价钱,用卖狗的钱给家里所有的人买了一件过年的新衣服。那个年,这家人也过的丰富多彩,有滋有味。柴云和陈平也因为这件英勇行径,赢得了整个村子中所有妇女的赞赏和敬佩。

2013年10月25日晚9点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